阐述共生基于共生论述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战略联系研究

当前位置: 大雅查重 - 范文 更新时间: 2022-09-07 03:58:35 版权:用户投稿原创标记本站原创
摘要:本文将共生理论引入企业社会责任(CSR)研究,对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财务战略的关系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企业社会责任对企业财务战略没有直接影响;企业社会责任通过与共生单元的共生关系对企业财务战略具有间接影响;企业社会责任通过间接影响企业声誉对企业财务战略具有简洁影响。
关键词:企业社会责任 企业财务战略 共生理论 结构方程模型
作者简介:
孙 伟(1969-),女,黑龙江齐齐哈尔人,哈尔滨理工大学管理学院教授
李炜毅(1986-),女,山东莱州人,哈尔滨理工大学经济学院硕士研究生
一、引言
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源于:论文格式排版http://www.328tibet.cn
y,简称CSR)一词源于1924年美国学者Oliver Sheldon的著作《管理的哲学》(The Philosophy of Management)。尤其是近年来,全球性的资源消耗和各种经济社会问题的不断突显,已经危及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企业社会责任已演化为企业总体战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企业在考虑社会责任时,通常会遇到这样的困惑:面对现实要求,不得不将企业社会责任作为一个次要的或辅助的工具强行附加给企业财务战略,这无疑会导致资源和能量的极大浪费,既不利于增强企业的长期竞争力,也不能带来积极的社会影响。这种错误认识源于企业将社会责任与企业财务战略对立起来,忽视两者之间相关关系的忽视。企业生命的运动是互为制约的运动,企业及其利益相关者隶属于统一的一个共生系统。从共生理论角度看,一个企业的成本的发生过程是企业和其外界相互影响的一种方式,企业的成本的发生不一定构成对企业的财富的摧毁。因此,企业应从共生理论的角度看待其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财务战略之间相互独立、相互依存的关系。

二、研究设计

(一)研究假设 共生理论中,共生单元是指构成共生体或共生关系的基本能量和交换单位,是形成共生体的基本物质条件。按照新制度经济学理论,企业的本质是一系列经济性和社会性契约的集合体或契约网络,利益相关者按照契约与企业进行资源与能量的交换并获取各自的利益,利益相关者彼此之间必须相互依赖、相互促进才能推动企业运行与利益实现,理论上这种利益必然超过单个主体各自从市场交易中获得的回报,因此,利益相关者之间的这些特征完全符合共生关系的判定。当把企业社会责任当成一个共生体来看时,其共生单元包括企业、股东、员工、债权人、供应商、竞争者、消费者、政府、广大社区、自然环境等,利益相关者各共生单元之间是高度关联、高度共生的。根据学者对于生物共生的长期研究,人们发现:对于共生系统,共生单元之间必定存在多种共生关系。在企业集群生态系统中,有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共生关系,有企业与商业伙伴的共生关系,有企业与当地政府的共生关系,有企业与广大社区的共生关系等,在企业内部也还存在多种共生关系,如企业与股东的共生关系,企业与员工的共生关系……,等等。共生单元间存在竞争关系和共生合作关系,通过共生界面(如产品种类、规格、技术标准、信息交流、社会关系等等)可以进行正常的资源、能量和信息的交流。企业作为高度开放的共生体与其共生环境之间存在着极强的关联性,除了要注意社会责任引起的企业自身与共生单元构成的相对封闭的共生圈内的物质、信息的交流对企业财务决策产生的影响,还要关注由于共生单元对企业的认同度增强,通过社会舆论将这种好感传播,从而间接影响企业本身的财务战略;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离不开企业财务管理的支持,财务战略通过资源的配置影响企业社会责任的实践。基于以上分析,结合共生理论构建如图(1)所示理论模型。因此,需要检验的假设:会计毕业实习报告范文
H1 企业社会责任正向影响共生关系
H2 共生关系正向影响企业声誉
H3 企业社会责任正向影响社会声誉
H4 企业社会责任正向影响企业财务战略
H5 企业声誉正向影响企业财务战略
(二)研究方法 本研究中的企业社会责任、共生关系、企业声誉、企业财务战略为由多个假设性潜变量所构成的理论概念,而所研究的问题又存在因果性关系,适合采用结构方程模型(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g, SEM)作为研究方法。
(三)问卷设计与数据搜集 本研究使用的调查问卷采用李克特(Likert)7点量表测量(1表示完全不符合,7表示完全符合),被调查者根据自己的了解和认识,判断本企业实际情况的符合程度。本研究中涉及的四个潜变量分别为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共生关系(Symbiotic Relationship)、企业声誉(Corporate Reputation)和企业财务战略(Corporate Financial Strategy)。题项均来源于国内外学者在相关研究中所采用的量表题项,在对这些题项进行分类整理后结合本次研究的实际情况进行了调整,最终形成了企业社会责任量表、共生关系量表、企业社会声誉量表、企业财务战略四个量表,其中,企业社会责任量表由内部社会责任两个题项(CSR1~CSR2)、外部商业伙伴责任四个题项(CSR3~CSR6)、公共责任两个题项(CSR7~CSR8)组成,共8个题项 ;共生关系量表由六个题项(SR1~SR6)构成;企业声誉量表由五个题项(CR1~CR5)组成;财务战略量表由融资战略四个题项(CFS1~CFS4)、投资战略两个题项(CFS5~CFS6)利润分配战略两个题项(CFS7~CFS8)组成,共8个题项。由于研究者受各方面主客观条件的制约,同时考虑到问卷质量和回收难易程度,问卷采取的是便利取样原则,发放对象与研究者之间主要是熟人关系:一方面由于填写者与研究者之间是熟人关系,问卷的填答质量与回收率都比较高。另一方面填写者大多具有较高的学识水平,除在读的硕士同学其他人员来自企业,对企业的生产运作情况比较了解,能够准确理解问卷的内容,这样的研究样本具有理论上效度和信度。本研究共发放正式问卷200份,回收问卷177份,回收率88.50%;其中有效问卷163份,回收问卷有效率92.09%。如果回收的问卷存在缺项未填或全部量表填同一选项的,视为无效问卷,予以剔除。

三、实证检验分析

(一)样本信度分析与效度分析 在对调查问卷进行数据分析前,必须考察样本的信度,以确保测量的质量。从表(1)中可以看出,各个潜变量的Cronbach’sα系数值均满足不小于0.70 的要求。因此,可以认为样本的信度都通过内部一致性检验。随后,本研究利用因子分析方法对多指标项的潜变量进行效度检验,在进行因子提取之前,先进行样本充分性检验,即样本充分性测试系数KMO(Kaiser-Meyer-Olkin)检验和巴特莱特球体检验(Bartlett Test of Sphericity),判断是否可以进行因子分析。一般认为,KMO值在 0.5 以下表示题项变量间不适合进行因子分析,若所有题项变量呈现的KMO值大于0.8,表示题项变量间的关系是良好的。巴特莱特球体检验的统计值显著性概率小于等于显著性水平时,可以作因子分析,累计解释方差的比例大于50%,说明该多指标项的潜变量符合结构效度的要求。效度检验结果见表(2)。通过前文变量效度和信度的分析,企业社会责任、共生关系、企业声誉、企业财务战略等变量的信度和效度均达到了要求,可以用于结构方程模型的分析。
(二)初始模型的验证及修正 本研究运用AMOS软件画出结构方程模型,图(2)椭圆形代表的是潜变量,矩形代表的是显变量,其中:企业社会责任属于外源潜变量,共生关系、企业声誉和企业财务战略属于内源潜变量,同时,系统自动设置了27个显变量的残余变量(e1~e27),3个潜变量的残余变量(e28~e30),它们的路径系数默认值均为1。在此基础上,根据假设关系共设置了6条因果路径(企业社会责任→共生关系、企业社会责任→企业声誉、共生关系→企业声誉、共生关系→企业财务战略、企业声誉→企业财务战略、企业社会责任→企业财务战略)。通过路径图可以更清楚表现出本研究的初始模型构架,对初始模型适配度检验如表(3)所示。其中CMIN/df的值为 2.343,小于3,符合要求;RMR的值为0.077,大于0.10,符合要求;GFI值为0.949,高于0.90,符合要求;PGFI值为0.630,大于参考值,0.50符合要求;NFI值为0.665,低于0.9的参考值,不符合要求;CFI值为0.772,不符合要求,RMSEA值为0.091,高于0.08的参考值不符合要求。把表(3)中指标的显示值与参考值比较可以看出,虽然部分的适配度指标如CMIN/df、RMR、GFI、PGFI、PNFI等都符合了要求,但是有三项适配指数怎样写毕业论文http://www.328tibet.cn
NFI、CFI和 RMSEA 未达到参考标准,这说明初始模型并不能与样本数据很好的拟合,但这也不是对本研究提出的初始概念模型彻底的否定,因为很少有模型只经过一次运算就能够成功的,其余指标还是比较符合给出的参考值的标准。
在适配度检验的同时,测定了模型的路径系数。其中企业社会责任到财务战略的直接路径系数非常小为 0.031,且没有通过显著性检验(P=0.113>0.01)。由此可以认为企业社会责任对财务战略的直接影响并不显著,本文据此对初始模型进行调整,将企业社会责任到企业财务战略的直接路径剔除,得到了新的模型M2如图(3)所示。图(3)显示的是在初始结构方程模型中剔除了路径企业社会责任→企业财务战略以后的模型,对调整以后的模型再次进行适配度检验,得到的各指标具体如表(4)所示。数据与调整后模型的适配度检验结果可以看出,模型调整后各项适配度指标均比原来有所改善,原来不满足参考条件的三项指标都更接近参考值要求,因此该模型通过检验。在此基础上,测定模型路径系数,模型路径估计及检验值见表(5)。由该表数据可以看出,该模型中所有路径系数在 P=0.01 的水平上具有统计显著性。可见调整后的模型中每一条路径都具有统计显著性。
(三)路径分析和假设验证 通过图(3)和表(5)最终修正模型所显示的路径系数可以看出,企业社会责任到共生关系的路径系数为 0.736(P<0.001),非常显著,因此接受假设H1;共生关系到企业声誉的路径系数为0.517(P<0.001),非常显著,接受假设H2;企业声誉到企业财务战略的路径系数为0.633(P<0.001),接受假设H5;企业社会责任到企业声誉与共生关系到企业财务战略的路径系数分别为0.280(P=0.002<0.01)与0.288(P=0.006<0.01),虽然数值不高,但同样具有显著性,说明企业社会责任对社会声誉具有正面影响,共生关系对企业财务战略也具有正面影响,同样接受假设H3和假设H6。表(6)是企业社会责任、共生关系、企业声誉、企业财务战略关系的假设验证情况汇总。通过实证发现企业社会责任对企业财务战略没有显著性的直接影响,但是,企业社会责任通过企业与共生单元的共生关系、企业声誉对企业财务战略产生影响,具体路径有:(1)企业社会责任通过共生关系对企业财务战略产生正向影响作用为0.736*0.288=0.212;(2)企业社会责任通过企业声誉对企业财务战略产生正向影响作用为:0.280*0.633=0.177;(3)企业社会责任通过共生关系、企业声誉对企业财务战略产生的正向影响作用为0.736*0.517*0.633=0.241。总之,企业社会责任对企业财务战略间接影响为0.212+0.177+0.241=0.630。

四、结论与启示

本文研究发现,企业社会责任是通过企业与共生单元之间的共生关系和企业声誉对企业财务战略产生正向作用的,这种作用的效应非常显著。研究结论对企业启示在于:一是要认清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要性,改变以往将企业社会责任仅视为一项工具,必须将企业社会责任提高到与财务战略相同的高度;二是要加强企业社会责任的管理,通过有效实施企业社会责任战略来培育企业与共生单元之间的共生关系,提升企业声誉,从而加强企业社会责任与财务战略之间的匹配与整合,改变相互脱节的现象。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企业社会责任与公司道德风险综合治理典型案例库研究”(项目编号:10BGL006)阶段性成果,同时受哈尔滨理工大学青年拔尖创新人才培养计划资助
参考文献:
沈弋:《企业经营管理与社会责任之战略耦合——基于企业共生理论的研究》,《南京理工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8年。
徐光华、沈弋:《企业共生财务战略及其实现路径》,《会计研究》2011年第2期。
[3]程大涛:《基于共生理论的企业集群组织研究》,《浙江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3年。
[4]李心合:《嵌入社会责任与扩展公司财务理论》,《会计研究》2009年第1期。
[5]袁纯清:《和谐与共生》,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年版。
[6]李 灿:《利益相关者、社会责任与企业财务目标函数——基于共生理论的解释》,《当代财经》2010年第6期。
[7]吴明隆:《结构方程模型——AMOS的操作与应用》,重庆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
(编辑 虹 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