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党国家能源管理战略

当前位置: 大雅查重 - 范文 更新时间:2022-11-12 版权:用户投稿原创标记本站原创
1009-4202(2012)09-000-01
摘要向公众允诺要为大幅度减排温室气体(GHG)提供便利是日本党的一个竞选口号。然而执政党雄心勃勃的减排GHG决心与其在COP16/CMP6会议中饱受诟病的体现相矛盾。综合考虑各方因素,党在气候变化谈判中有可能采取积极主动的减排措施。
日本在COP16宣布,除非减排目标国扩展至进展中国家,否则不会在《京都议定书》的第二阶段承诺任何减排目标,并有意将双轨谈判合并为单轨谈判。鉴于日本在全球能源和气候变化谈判当中的市场决定性力量,故其决定是对设定《京都议定书》第二阶段减排目标的极大阻碍。
关键词日本党国家能源管理

一、日本能源管理政策的历史考察

日本在能源供给安全方面一直处于困境中。自以20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以来,日本的能源管理政策决策者们就一直努力改善其能源消费结构,减少对石油的依赖。经过近四十年的努力,日本的能源管理政策刺激了相关技术的进展,推动了更加经济适用的、供给更加稳定的能源供应。
1975年以来,日本电力总需求位列世界第三。这种需求扩张需要电力供应能力的大规模提升,而核电厂是满足该需求的最佳选择。而风能、太阳能等则由于各种理由很难实现大规模的公共能源供应。而在核能发电方面,日本已经确立了其在全球领域的优势地位,核能已经在日本的能源管理政策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2006年,自民党政府发布了新能源计划,提出到2030年要实现的五个主要目标,思路上基本是延续了其以往的政策目标,目标包括能源效率、石油依赖程度、交通部门石油依存度、电力总供应的核能比率、日本公司所拥有的原油占有量等。
2008年6月,福田康夫宣布了“福田愿景”,指出了在2020年GHG排放量中期目标的详细规划。2009年,日本能源管理政策保持较好连贯性的传统发生了转变,党取代自民党成为了日本执政党,在GHG减排方面做出了比较激进的承诺,但迫于实际国内压力而做出了转变。

二、党能源管理政策的理由浅析

任何一个党派所的各种经济政策都有其复杂的国内外政治经济背景与理由,尤其是涉及到国家经济安全的能源管理政策。在国内,政府需要面对的是由来已久的社会不足和财政困境。在社会不足方面是逐渐加剧的人口老龄化不足;全球市场的停滞也极大地影响了日本的经济产出,导致了战后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日本国内的支持对于党能源管理政策的制定具有关键性作用。探讨表明,日本民众对于能源管理政策目标是持相当务实态度的,一方面,需要协调一致的对策来推动GHG减排,以避开全球的经济和生态灾难;另一方面,要减少能源消耗,不仅支持低碳产业的竞争力,还可以减少能源消费。
坎昆会议上,菅直人内阁表示,如果不能让更广泛的缔约方都参与到GHG强制性减排框架中,日本将拒绝执行党在竞选中承诺的比较激进的GHG减排措施。日本国内的相关利益者认为政府应当在GHG减排当中扮演重要角色,但不要对日本能源服务的承受能力造成任何损害。这样,日本政府在坎昆会议当中的强硬立场就不难理解了。
日本有影响力的外部利益相关者与自民党之间关于能源管理政策的分歧,并不足以证明党的能源管理政策就能够获得足够的政治支持,进而采取比较激进的GHG减排措施,因为这会给日本的产业界和纳税人带来不菲的经济负担。所以,日本党所提出的2020年比1990年减排25%的目标可能会受阻于财政限制摘自财会毕业论文http://www.328tiBEt.cn
。党在总体的能源管理政策方面很有可能会采取一种过渡性的措施,比如鼓励能源效率的提升,实现主要基础能源的消耗以煤炭、石油向天然气、核能的过渡,继续扩大核能发电能力。
已有迹象表明自民党的能源战略已经开始实施。而现在是否进展核不足已经成为日本乃至全世界的一个焦点不足。2011年3月份东日本大地震引发了福岛核电站重大事故发生之后,“反核”的呼声开始高涨,菅直人内阁紧急叫停了浜冈核电站。7月13日,菅直人又表示要转变核能政策,建设一个不依赖核电站的社会。但是,本来就处于景气萧条困境的日本经济又面对着灾后重建这样雪上加霜的局面,“去核化”的提议遭到了强烈质疑,日本很难真正实现完全脱离核电。
野田内阁还没有就能源战略以及核能发布清晰的进展路线,但是普遍认为,其能源管理政策还会延续“去核电化”的总体路线,应当重启安全评估达标的核电站。可以预见,近期党内阁不会轻易地抛弃核电,核电仍然是将来推动日本经济进展以及实现GHG减排承诺的重要力量。

三、党未来能源管理政策预测

由于核电产业运转成本相对较低,如果党继续寻求在GHG减排有所大动作,减排目标的实现将会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核能,新能源技术还不能成为党所关注的重点。将来无论哪派政党执政,这种能源管理政策应当不会有大的转变,因为大多日本国民仍然支持政府在国际GHG减排谈判中采取更加主动的对策。
在国际气候谈判中,日本倾向于让进展中国家在未来国际GHG减排中承担越来越多的减排任务。在很多曾经由日本产业占据主导地位的关键经济领域,其他国家已经形成了对日本的有力挑战。如果这些国家在国际气候谈判中不相应承担与日本类似的责任,日本再采取更激进的减排措施很有可能会付出更多的成本,而党也不愿冒政治风险继续推行该战略。
总而言之,党在气候变化谈判中有可能采取积极主动的减排措施,但是不利因素仍然有着,如经济进展情况等因素,近期内还是难以获得公众的支持与授权去变换能源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