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谈政府“免疫体系”论指导下政府审计与政府执政安全

当前位置: 大雅查重 - 范文 更新时间:2022-12-05 版权:用户投稿原创标记本站原创
【摘要】新中国建国以来,政府执政的合法性基础逐渐由意识形态转向政绩,进而转向制度程序。“免疫系统”论将政府审计的认识提高到了执政安全的层面。本文从执政合法性的角度,以审计环境为逻辑起点,从政绩合法性和制度程序合法性两方面,具体分论文下载中心http://www.328tibet.cn
析政府审计产生的积极作用。再进一步分析政府审计失败对合法性削弱的情况,最后,对避免因政府审计导致合法性削弱的情况提出相应的建议。
【关键词】政府审计 合法性 作用
现代政府审计是国家经济社会运行的“免疫系统”,充分发挥政府审计在国家管理中的职能,是新时期的政治环境对政府审计制度发展的要求。2009年刘家义审计长在《树立科学审计理念,发挥设计监督“免疫系统”功能》中明确指出:审计监督制度是国家政治制度中不可缺少的手段,是法治的产物和推动法治的手段,是维护国家经济安全的重要工具,是保障国家经济社会健康运行的“免疫系统”。
我国有关政府审计、或者说政府审计与国家经济安全问题的理论研究,已引起相关学者的关注。这些研究的成果多集中于2009年。但是,政府审计对政府执政的安全性研究并不多见,从政治理论视角的研究更是少之又少。本文从提升执政党的执政合法性角度,以审计环境为逻辑起点,阐述“免疫系统”论指导下的政府审计,对提高执政党执政合法性的意义和作用。

一、新时期执政合法性的建设问题概述

合法性是指执政者掌握公共权力的正当性、合理性、应然性。它不仅强调执政要符合法律的精神和要求,更强调政治统治或政治权力是被统治、被权力对象自愿服从的能力。“近十几年来中国学者翻译西方文献时对合法一词加上了英文legitimate的词义,legitimate除了‘合于法律’、‘合于传统惯例’,还包含了‘合于程序’、‘合于逻辑’、‘合理’等意义。汉语中没有百分之百相对应的词,最贴近的当属‘有资格’。”会计学生毕业论文
合法性是衡量政治权威建立的重要尺度,从权力到权威的转化过程是合法性基础建立的过程。具体而言“中国获取执政的合法性,在不同时期的主要方式是不同的,依次出现了从依靠领导者的崇高权威和个人人格魅力到依靠发展和政绩,再到“依法治国”治国方略这样一个历史演进过程。事实上,中国的执政合法性地位的获得是各种合法性资源综合的结果。”亨廷顿指出:“60年代和70年代的权威政权几乎毫无例外地被迫把政绩当作合法性的主要来源之一,如果不是惟一的话。”政绩合法性是权威政权重视的一种执政正当性资源,政绩能够更快使执政党获得民众的认同、信任和支持。
合法性问题本质上是执政安全问题。政治的相对独立与经济的复杂,客观上要求管理国家的能力与水平相应提高。我国在改革开放之前,主要是以意识形态作为合法性的重要来源,在改革开放之后,主要依靠政府政绩作为合法性的重要来源。但是政绩合法性的来源具有一些固有的局限,比如:政绩合法性需要不断地以新的政绩作为基础,政绩一旦出现缺陷,就会对合法性程度产生损害;经济运行具有周期性,长期依靠经济发展作为合法性的来源是不可靠的;经济成就并不能解决国家的所有问题,还有一些政治、社会问题依然存在,无法靠经济发展解决。因此,一方面,我国的政绩合法性需要不断的加强;另一方面,合理有效的制度,可以很好地弥补政绩合法性的不足。建立制度程序合法性,也是现阶段政治环境对政府审计的要求。

二、“免疫系统”论指导下的政府审计对政绩合法性的作用

经济是国家运行的基础,经济成就是当前执政合法性的主要来源。维护国家经济的安全是政府审计的首要职能,也是政府审计的首要目标。“免疫系统”论强调审计既要查错防弊,评价效果,又要注重预防,深入分析问题,渗透在国家制度当中,如同生物的免疫系统一样,发挥监测、抵御、预警、控制以及修复的作用。
当前,我国在经济方面的政府审计有:财政审计、金融审计、国有企业审计、社保资金审计及临时性经济审计。(1)财政审计:财政是国家宏观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政府的经济行为。合理的财政表明政府管理公共资金、调控经济运行的能力。会具体地树立良好的政府形象,增强公众对政府执政的信心和认同。(2)金融审计:金融系统是经济的重要支撑,是市场经济的要求。金融的触角联系着国家、企业、公众,金融系统的安全一方面可以让人们切身感受到财产的安全,另一方面给予更多的投资机会,提高经济上的安全感和自由度。(3)国有企业审计:涉及国家的产业安全,对经济的变动起到直接的影响。我国的国有企业在国计民生领域,国家产业的安全确保国家经济运行的主动权,同时涉及就业、民生等重要领域,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因此,国有企业审计是执政合法性获得的直接途径。(4)社保资金审计:社会保险是社会安全的最后一道屏障,既关系经济发展,又关系社会稳定,社会保障是经济安全、政治安全的重要来源之一。(5)临时性审计:具体的经济活动具有一定的专业性,审计人员在这方面具有技术上的优势,对于特别情况下赋予的审计任务,具有较强的社会期待。发挥审计的专业特长,给予有效的政府运行支持,满足社会公众的期待,会增强执政的合法性,巩固执政地位。
近几年,民生领域的建设成为国家建设的重点工作之一。社会建设的成就成为政绩合法性建立的另一个基础。民生领域投资规模的加大需要政府审计范围的相应扩大。同时,面对自然灾害的临时性审计作用的发挥,是免疫系统论的要求,也是社会发展的需要。四川发生后,我国审计部门将审计关口迁移,提前介入,对抗震救灾款物使用情况进行全程审计。审计署于2008年6月12日、6月24日、8月4日和12月31日,先后公布了四份关于抗震救灾资金物审计情况的公告,引起广泛而良好的社会反响。

三、“免疫系统”论指导下的政府审计对制度程序合法性的作用

制度程序的合法性建立一方面是政府审计制度程序的完善,另一方面是其他制度的程序化。审计界一些学者(蔡春、李江涛、刘更新,2009)从政府审计的角度提出设计并构建经济安全预警指标体系,将各项重要指标配以权重,用以衡量经济状况所处的安全范围,识别可以威胁国家经济安全的风险因素。将政府审计的内容具体化、可操作化并程序化。这样可以提升审计证据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审计制度自身的程序化与规范化,可以在程序上增强审计结果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因此政府审计制度的不断完善,是合法性对其自身建设在程序上的要求。 从政府审计的角度来看,制度的合理性表现:(1)典型案例出现频率的下降;在审计范围内运行的国家活动,由于“免疫系统”功能的存在,使得具有影响力的不良案例出现的次数减少。政府审计的监控、预警、修复作用的发挥,使得制度程序具有内生的纠错机制,保障自身的运行顺畅。(2)制度运行的成本下降;政府审计对于制度的合理性具有评价作用,通过审计发现的制度问题,提出建设性的意见,降低制度运行的成本,优化制度;同时,审计的预防作用,使得制度得到“防火墙”的保护,得以一以贯之的运行。(3)审计成本的下降;合理的制度不应是制度成本下降而审计成本上升,制度本身具备一定的自我监督、自我修复的功能。政府审计成本的下降同样是制度合理性的表现,可以作为制度程序合法性的指标之一。
政府审计通过审计指标的建设、审计程序的规范,建立起完善的政府审计系统,对经济情况、社会环境、权力运行、信息安全等方面进行系统监控、定时评价与监督。一方面保障安全性,提高政府管理国家的水平;另一方面对发扬社会主义,推动社会主义法治建设与社会进步起到积极的作用。
其他相关制度的完善,使政府审计工作的内容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对于审计职能的发挥和审计范围的扩大,起到具体而有效的推动作用。会计专业毕业论文模版

四、政府审计的失败对合法性的影响与避免

政府审计的失败是对执政合法性的消极影响。“在我国有限的政府审计失败的经济责任,失败的后果并不直接表现为重大的经济损失和部门的吊销和撤销,但其间接和无形的损失则大得多,在政治、心理、信誉等多方面均有体现,更为严重的是它不仅仅是某一个或某几个利益阶层的问题,它涉及更广大的社会公众利益,引发对政府的信任危机的后果是极为可怕的,而要重新树立审计权威和公正形象,往往需要更长的时间。”
政府审计失败可以分为三种情况:审计结果与实际情况违背、审计结果与实际情况偏差,审计结果的连带负效应。(1)审计结果与实际情况违背;政府审计的过程具有系统性,违背事实的审计结果,是对合法性的直接破坏,因此这种情况的发生较为罕见。(2)审计结果与实际情况偏差;政府审计的结果具有权威性,审计证据的证据力不足,证据有偏差、审计证据部分真实、或与其他有效数据相冲突、审计人员缺乏独立性等,都会对审计结果的效力产生影响。审计机关是政府的组成部分,政府的公信力因此下降,执政的合法性就会削弱。(3)审计结果的连带负效应是指由审计结果连带产生的错误决策、错误引导以及相对应活动的成本的增加。政府审计的结果具有提供信息的功能,信息使用者以审计信息为基础进行判断、决策,进而影响其他领域。这种连带产生的问题不一定会立刻、直接的表现出来。当依据审计结果修改原制度和原运行方式时,对实际情况并未产生改进,甚至产生负结果。会间接对审计结果产生质疑,进而削弱政府的合法性。
基于以上的分析,政府审计带来的结果会直接或者间接影响执政的合法性。“免疫系统”论是政府审计观的根本性变化,对审计职能认识的变化会产生审计结果、范围的变化。这就要求在实际中注意保障政府审计的合法性与权威性,完善政府审计制度的建设,规避审计失败的发生。(1)完善政府审计程序,保证政府审计的合法性。(2)政府审计范围的扩展,要基于自身审计资源的限制和审计环境的判断,不应盲目扩展。(3)加快政府审计的信息化建设,促进信息的交流,拓展获得审计证据的渠道和方式。(4)建立与其他部门的协调机制,防止部门间出现数据冲突与判断冲突。
参考文献
蔡春,李江涛,刘更新.政府审计维护国家经济安全的基本依据、作用机理及路径选择[J].审计研究,2009(04).
莱斯利·里普森.政治学的重大问题[M].北京:华夏出版社,2001.
[3]刘明辉.高级审计研究[M].大连: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9.
[4]王沪宁.政治的逻辑[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
[5]王世谊,刘颖.政府审计在维护国家经济安全中发挥作用的途径和方式[J].审计研究,2009(04).
[6]刘家义同志在全国审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J].审计研究,2009(01).
[7]张鸷远,王险峰.中国执政合法性的历史嬗变[J].北京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06 (12).学年论文
[8]塞缪尔·亨廷顿 .第三波——二十世纪后期的化浪潮[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8.
[9]杨转转.对政府审计的反思及其风险防范[J].财务与审计,2004 (09).
作者简介:崔新文(1968-),女,辽宁省桓仁县人,现就职于辽宁二道沟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职务财务经理;李玉卓(1970-),女,辽宁省朝阳市,现就职于辽宁二道沟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编辑:陈岑)源于:大学毕业论文http://www.328tib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