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因果关系资本充足率与银行财务特点的面板格兰杰因果联系分析毕业设计论文总结

当前位置: 大雅查重 - 范文 更新时间: 2022-09-07 03:58:46 版权:用户投稿原创标记本站原创
摘要:国内外银行界和学术界普遍认为资本充足率对银行有提高银行稳定性、降低银行收益、缩减信贷规模等作用,但实际结果并不完全如此。本文选用我国11家商业银行2006年第1季度—2012年第4季度面板数据,运用面板格兰杰检验法检验资本充足率对商业银行的影响。结果表明,资本充足率是缩减信贷规模、提高资产组合质量、促使银行改变经营模式的格兰杰原因,对银行盈利性的影响不确定,在降低银行风险方面作用不明显。
关键词:资本充足率 银行财务特征 格兰杰因果分析会计论文大纲范文
一、引言
目前,国际金融监管部门普遍认为资本充足率(CAR)是银行资本监管的有效工具。2011年5月,我国银监会参照《巴塞尔资本协议(Ⅲ)》中相关指标,对我国商业银行CAR要求做了修订,将系统重要性银行和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CAR分别提至11.5%和10.5%。毫无疑问,CAR在银行资本监管中具有重要作用,但CAR的调整会引发一系列银行财务指标发生变动,因此,研究CAR对银行业乃至整个金融业都具重要意义。国内外学者对此多有研究,其中Fadzlan & Muzafar(2009)认为CAR较高的银行资产收益率也较高。Chami-Cosimano(2011) 认为提高资本充足性要求会导致信贷收缩。蒋健,赵洋(2012)[3]对我国36家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与资产收益率回归检验,发现资本充足率对提高银行盈利能力有正的显著作用。魏晓琴(2011)[4]认为CAR与商业银行风险负相关。但已有文献在实证研究却存在以下问题:(1)现有回归结果不足以说明CAR就是影响商业银行财务指标变化的原因,格兰杰因果检验法则能较好地反映两个变量间因果关系。(2)实证检验结果对数据来源依赖性比较强,因此,不能单独依靠单个财务指标反映银行经营成果。本文选用多个财务指标,采用格兰杰因果检验法检验CAR对银行财务特征的影响。

二、实证分析

(一)变量选取与数据来源

为研究CAR对银行财务特征的影响,本文从盈利性、风险、信贷规模、资产组合质量、经营模式等5个方面进行探讨,各变量具体定义见表1。以11家资产规模较大的上市商业银行为样本,包括4家大型商业银行和7家股份制商业银行,分别为中行、工行、建行、交行、华夏银行、民生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兴业银行、招行、中信银行。样本区间选取2006年第1季度至2012年第4季度,共28个时间序列308个面板数据,数据来源于CCER数据库。
表1 变量定义会计毕业论文提纲范文

(二)面板数据的协整检验

使用Johansen—Fisher面板协整检验法计算面板数据中没有确定性趋势、协整方程中有截距的模型,选用Pedroni方法分析资本充足率与银行财务指标间是否有协整关系存在。表3为eviews

6.0软件对7种协整关系的分析结果。

表2面板协整检验结果
分析结果可以看出,panel v 检验结果roa、roe、ldr、wra_ta、rorwa未通过检验,其他变量均通过;Group r检验中roa、roe、ldr、nl_ta未通过检验,其他变量为均通过;Panel r、Panel PP、Panel ADF、Group PP、Group ADF检验的概率值都表明car与10个财务指标间有协整关系,因此,可认为car与10个财务指标之间存在长期稳定的协整关系。

(三)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

car与10个财务指标之间存在长期均衡关系,但这种均衡关系是否构成因果关系,还需依赖协整方程来判断。面板数据建立协整方程前,先要确定回归模型,选用固定效应模型还是随机效应模型。通过Hauan检验,得知以car为被解释变量roe、ldr、nl_ta、npl、wra_ta、Δloan为解释变量的方程与以car为解释变量roa、roe、ldr、nl_ta、wra_ta、rorwa为解释变量的方程接受原假设而建立随机模型,其他变量均需建立固定模型。
回归模型确定后,结合原假设Hi,对每个变量分别构建随机效应模型或固定效应模型,以确定car与变量间的协整关系:
无约束回归模型:会计毕业设计范文
约束回归模型:本科会计毕业论文
同理,对原假设Hi*,构建如下模型:
无约束回归模型:
约束回归模型:
用eviews6.0对这11个变量44个回归方程进行拟合。表5可以看出,变量roa、roe、ldr、npl、Δloan、llr、noinac与car的回归系数P值显著小于0.1,表明car与10个变量间存在稳定的长期格兰杰因果关系。银行roa、Δloan以及noinac与car互为格兰杰因果关系;ldr、npl的变化是car变化的原因,反向因果关系不存在;car是银行roe、llr、加权rorwa的格兰杰原因,反向因果关系不成立。
具体而言,盈利性方面,roa与car互为格兰杰因果关系,表明二者互为长期发展变化原因,α系数则显示roa每提高1%源于:论文标准格式http://www.328tibet.cn
,car增加0.29535%,car每提高1%,roa又会增加0.04%,相互作用逐渐加强;但是roe与car只存在单向格兰杰因果关系,car为解释变量的α系数为-0.28,表明car是降低roe的长期原因,是削弱股东权益的长期因素之一。经营风险方面,ldr、npl的提高都会降低car,但car不是ldr、npl变化的长期原因;nl_ta、wra_ta与car不存在任何方向上的格兰杰因果关系。信贷规模方面,Δloan与car存在双向格兰杰因果关系,Δloan的提高一定程度上会提高car,α系数非常小,表明这种促进作用非常弱,Δloan每增加1%,car仅提高0.001364%;反向格兰杰因果关系则显示car的提高会导致银行信贷规模收缩,而且这种影响比较大,car每提高1%,Δloan率降低1.16%,表明高car是导致银行信贷规模收缩的长期原因。银行资产组合质量方面,car的提高是促使银行资产组合质量趋好的格兰杰原因,表明car是提高银行资产组合质量的长期原因,从α系数可以看出,表明car每提高1%,银行llr提高0.012%。经营模式方面,noinac与car互为格兰杰原因,car为被解释变量时,回归式α系数为0.006,表明noinac每增加1%,car增加0.605016%,car为解释变量时,回归式α系数为0.006,表明car每增加1%,noinac增加0.006%;car的提高会增加rorwa率,但反向格兰杰因果关系不存在。 表3 协整方程估计结果
注释:“正向格兰杰检验”指car为解释变量的格兰杰检验;“反向格兰杰检验”指car为被解释变量。
三、结论
本文利用面板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法对我国11家商业银行2006年第1季度至2012年第4季度间资本充足率与银行财务特征之间关系进行检验,得到如下结论:
1. 面板协整关系检验结果显示,资本充足率与银行财务特征间具有长期相关性。表明他们之间具有密切的长期均衡稳定关系,资本充足率要求的改变将会对银行业乃至整个金融体系未来发展产生重要影响。因此源于:论文的格式要求http://www.328tibet.cn
,金融监管当局在使用资本充足率工具时应着眼于长远的银行发展目标,审慎使用。
2. 面板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结果显示,提高资本充足率可增加银行总资产收益率、改善资产组合质量(间接降低了银行倒闭风险)、提高非利息收入占利息收入比重以及加权风险资产收益率,意味着提高资本充足率要求可促进银行改善资产质量、改变经营模式,促进金融创新。与欧美等发达国家相比,我国金融管制比较明显,严重制约着国内金融业发展。在以金融创新求发展的国际经济大环境下,通过提高资本充足率要求、促进银行业金融创新,对提高我国金融业的国际市场竞争地位具有重要意义。但这种资本充足率要求不能过高,高资本充足率要求会降低净资产收益率,削弱股东权益,影响股东经营发展积极性。
总之,资本充足率虽然会提高银行总资产利润率、贷款增长率、资产组合质量,促使银行金融创新,对银行长期经营发展具有积极作用,但一定程度上也使未来股东权益受到威胁。制定长期经济发展目标,在不损害股东权益的同时,合理利用资本充足率工具调控以银行业为核心的金融经济,对促进国民经济健康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参考文献:
Fadzlan, S. & Muzafar, S., Bank specific and macroeconomic determinants of bank profitability: Empirical evidence from the China banking sector[R]. Beijing: Front. Econ.
Charmi, R.and T. Cosimano. Monetary Policy with a Touch of Basel[R]. IMF Working Paper, 2011,

1.会计系本科毕业论文范文

[3]蒋健,赵洋.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股权结构与盈利能力—基于我国商业银行的实证研究[J].贵州财经学院学报,2012:33—38.
[4]魏晓琴,张娜,丛红媛.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与风险资产关系研究[J].金融发展研究,2011(12):6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