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财务湘鄂情财务诡象毕业生论文

当前位置: 大雅查重 - 范文 更新时间: 2022-09-07 03:58:39 版权:用户投稿原创标记本站原创
11月8日,湘鄂情(002306.SZ)实际控制人孟凯通过其一致行动人减持公司股票4000万股,并引进战略投资者南江B。而2013年年初,孟凯已经通过3次减持套现

1.8亿元。

2013年前三季度,湘鄂情营业总收入同比下降38.19%至6.40亿元,亏损额则达到了

2.33亿元,公司面临上市以来前所未有的困境。

高端餐饮行业遇冷被认为是湘鄂情业绩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但是一位知名券商分析师坦言:“公司自身也存在很多问题,发展策略欠明确,管理效率以及内部相关的一些制度也存在一定问题。”
公开信息显示,孟凯不仅在减持自家股票,同时也在减持持有的别家股票。2013年年初,孟凯两次增持三特索道(002159.SZ),持股曾一度达到1204.61万股,占三特索道总股本的10.04%;然而,就在11月11日,孟凯通过其一致行动人克州湘鄂情减持三特索道452.86万股,以当日成交价17.94元计算,套现近8125万元。无论是减持自家股票,还是减持其他公司股票,孟凯均表示目的都是“输血湘鄂情”。
年初至今,孟凯累计套现约5亿元;然而,所套现的资金是否真的输向了湘鄂情的主营业务呢?
通过分析公开资料,《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现湘鄂情多笔预付款项存疑,同时公司对于商誉的处理也存在不妥之处。
预付款之惑
2013年半年报显示,湘鄂情预付款项的前三位分别为贵阳星云家电批发城有限公司(下称“贵阳星云家电”)、武汉拉斯维加娱乐有限公司(下称“武汉拉斯维加”)以及北京燕山红文化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燕山红”),金额分别为9181.37万元、6000万元以及3000万元。其中,支付给贵阳星云家电的为预付增资以及股权转让款,支付给武汉拉斯维加的为预付土地款,而支付给北京燕山红的为预付合作款。
然而,上述三笔预付款的相关项目不是解除合作、涉及诉讼,就是投资去向不明。
2013年3月,湘鄂情与相关方面签订《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公司以281.37万元购买了贵阳星云家电19%股权,后各方股东按持股比例增资,公司增资8900万元。但贵阳星云家电项目进展缓慢,导致公司投资目标无法实现,2013年6月,公司与相关方面解除协议,对方退还公司的股权收购款281.37万元,以及增资款8900万元。公司半年报附注显示,自2013年7月2日起至2013年8月21日,相关方归还了公司9526.51万元,借款利率高达12%,利息为345.14万元。仅仅三个月就判断投资目标无法实现,并立即解除协议,这在上市公司实为罕见。
贵阳星云家电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所处行业为机械设备、五金交电及电子产品批发,经营范围为“自有房屋租赁;提供劳务服务(不含职业介绍);批零兼营五金交电、化工产品以及家用电器等”。
湘鄂情为何要投资这样一家与公司主营业务毫无关系的企业?
《贵阳晚报》11月13日消息,贵阳市星云家电城棚户区改造项目签约工作于11月12日正式启动,该项目是贵州省“5个100工程”项目之

一、投资总额达70亿元,而贵阳星云家电城就在征收范围之内。

上述长期跟踪研究湘鄂情的券商分析师也感到困惑,他表示:“据我所知,湘鄂情在贵州并没有门店,也没有开展业务,以公司这次合作的情况判断,最合理的有两种解释,有可能是公司预先知道这个棚户区改造项目,并试图在启动前参与并增资,但是出于一些原因合作未果。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三个月就判断投资目标无法实现,而且还获得年利率高达12%的利息收入,公司很有可能是在放短贷。”
而湘鄂情支付给北京燕山红的3000万元合作款项也令人感到困惑。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燕山红是一家以生产开发传统文化衍生品、高档工艺礼品为主营业务的公司。该公司下属有汪国新诗书画院、关公艺术研究院、北京关公画堂、北京孔子画堂,以及江苏绣品基地、河北内画基地、北京印刷基地、山西雕塑基地,清江、海岸艺术创作基地等相关学术研究机构。会计专科论文示范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就公司与北京燕山红合作相关事项致电湘鄂情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确实和北京燕山红有合作,但是不清楚具体合作的项目是什么,而且这个合作项目并没有达到需要公告的金额,所以我们可以不对外披露。”
仅仅预付款项就达到3000万元,究竟合作的具体金额有多少?而一个主营餐饮的上市公司与一家生产销售高档工艺品的公司进行合作,具体项目也令人不容易揣测。
上述两笔投资虽然意向不明,但毕竟没有让公司感到难堪,第一次款项还颇有收益,而湘鄂情付给武汉拉斯维加的6000万元土地预付款项却让公司陷入了尴尬之中。会计班毕业论文范文
湘鄂情分别于9月25日以及10月17日两次就武汉拉斯维加土地纠纷发布公告,宣布公司收到了武汉市拉斯维加股东郭某某、石某某委托湖北民本律师事务所发来的关于武汉台北路72号项目的《律师函》,并承认湘鄂情购买的台北路项目因合作方拉斯维加股权归属存在争议,一系列合同后续可能无法正常履行,而公司6000万元巨额资产被拉斯维加法人代表刘志波及其妻子徐莉骗取,挪作他用。
2013年第三季度,湘鄂情再现令人困惑的预付款项。截至报告期末,湘鄂情预付款项高达3.7亿元。经过与半年报比对,《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现增加的部分主要为预付给江苏中昱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中昱环保”)的收购意向金5000万元,以及预付给江苏永禄粮油有限公司(下称“永禄粮油”)的粮油贸易款5000万元。
湘鄂情7月25日曾发布公告称,拟收购江苏中昱环保51%的股权并在5日内支付收购意向金5000万元,但由于仅仅为交易意向,公司并未给出明确的交易。
江苏中昱环保成立于2009年9月,原名“宜兴中昱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2988万美元,转股后公司由港商独资企业变为内资企业。湘鄂情合作意向公告中给出了业绩承诺:“目标公司的三年业绩为:2014年净利润不低于1.5亿元;2015年净利润不低于2亿元;2016年净利润不低于2.6亿元。”而公司2012年净利润仅88.40万元,2013年上半年也仅1061.82万元。
预付给永禄粮油的5000万元也令人不解。上述分析师表示:“作为粮油公司的上游企业,湘鄂情相对强势,很难对高额粮油预付款进行合理解释。”
作为行业龙头,年营业收入规模超过湘鄂情一倍还多的全聚德(002186.SZ)截至2013年三季报期末的预付款项仅为1257.55万元,半年报该项数据也仅为124

5.06万元。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就此问题致电湘鄂情董秘办,工作人员称对此问题不知情,但表示公司并无粮油贸易的业务。
商誉陷阱
2012年9月25日,湘鄂情下属子公司上海湘鄂情投资有限公司与武汉楚地融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1000万元收购后者持有的上海玖尊坊餐饮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上海玖尊坊”)100%股权,并于10月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财务会计毕业论文范文
然而,上海玖尊坊一直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在湘鄂情收购之时,上海玖尊坊的净资产为-3649.04万元,公允价值为-3531.93万元,因此收购价与公允价值之间的差额4531.93万元被确认为商誉计入湘鄂情。2012年,上海玖尊坊为湘鄂情带来了52

3.83摘自:毕业论文答辩http://www.328tibet.cn

万元的收入,但却亏损11

7.1万元。

2013年上半年,上海玖尊坊的业绩丝毫没有改善的迹象。公司实现收入1553.13万元,但亏损却大幅增加至1045.1万元,且净资产进一步降至-4694.14万元,面对一个资不抵债且亏损大幅增加的公司,湘鄂情目前却没有任何计提商誉减值的准备。
作为企业的一项资产,当收购企业带来的经济利益预计低于原来入账的金额时,那么商誉就会发生减值,此时就要计提商誉减值损失。
一般情况下,企业会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及公司会计政策的相关规定,对因合并或收购公司形成的商誉进行减值测试,有减值迹象的,应该对其计提减值准备。
在湘鄂情的报告中,并没有商誉减值的解释和相关亏损企业的减值测试。实际上,自从2012年三季度启动收购以来,湘鄂情的商誉已经从当初的0.39亿元增加至2013年三季度末的2.82亿元,成为除固定资产和预付款外,公司第三大资产项目,但湘鄂情直到现在也没有计提任何减值准备。